教育

办大学要更稳一些,更静一些

文章来源:广州新闻网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7-18   标签: 大学排行榜 生师比 世界大学排名 构建和谐 中国大学 亚洲第
原标题:办大学要更稳一些,更静一些


原标题:办大学要更稳一些、更静一些

  最近一段时间,各类媒体——尤其是网络自媒体上,动辄可以看到这样的新闻:某某排行榜最新揭晓,中国某某大学位居“亚洲第一”,而且“力压”耶鲁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等等。

  看到这样的新闻,我当然感到自豪。蔡元培在北大建校20周年(1918)的时候就提出,中国的大学虽然历史还很短,但要急起直追,与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柏林大学、洪堡大学等“平行发展”,而且他还认为,“进化之例,愈后而速率愈增”,北大是可以后来居上的。胡适在他21岁(1912)时写下着名的《非留学篇》,其中建议,“今不妨以全力经营北京、北洋、南洋三大学,务使百科咸备,与于世界有名大学之列”,通过大力发展高等教育,使“吾国文明乃可急起直追,有与世界各国并驾齐驱之一日”。

  可以说,中国人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梦想,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。今天中国的大学,尤其是北大、清华,在世界上已经取得了相当的地位,都是当之无愧的一流大学。

  但是,在自豪的同时,我不得不产生忧虑。这种“亚洲第一”“力压耶鲁”的说法,真经得住推敲吗?这样的心态,对于办大学真是好事吗?过去几十年,我们确实发展得很快,但“快”难道就是最重要的吗?

  我记得,2009年,北大的陈平原教授曾撰文,批评中国大学对于世界大学排名的焦虑追逐以及对教学的轻视,曾引发了一些讨论。但十年过去了,中国大学对排名、对“数字”的那种追求,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。2016年,《人民日报》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呼吁中国大学要“守住根本”,更专注于教育和学术本身,不能被排名牵着鼻子走,更不能为了追求好看的排名“削足适履”。可是,近一段时间,各类世界大学排行榜越来越让人眼花缭乱,也越来越牵扯大学的精力,甚至已经影响了部分中国大学的发展模式。无形的重压,使得一些大学焦躁不安,没有静下心来走中国大学自己的路。甚至还有研究者发现,有的大学通过不断调整统计口径和数据报送策略来追求更高的排名。这样做,除了导致虚骄自大,除了导致方向的迷失,并不能增强中国大学的自信心,当然也不是“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”!

  这些年来,中国大学追求世界一流,主要都盯着欧美特别是美国看,但其实就在我们的东邻日本,有着世界上最出色的大学。像东京大学、京都大学、大阪大学、早稻田大学,为社会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,创造了很多世界级的学术成果,都是世界公认的一流大学。然而,日本的这些大学,在各类大学排行榜中的排名往往并不靠前,亚博体育ios官方下载省气象局,有时候甚至被北大清华甩开了一大截。他们对此似乎并没有在意,而是一步一步按照自己的节奏往前走着,拿下了一个又一个诺贝尔奖。不管谁说自己是“亚洲第一”,人家就在那里屹立着,能不让人服气吗?

  京都是我最喜欢的城市,这是一座节奏很慢、很安静的城市,这种“慢”和“静”的文化,深深影响了当地人的生活与行为方式。身在其中的京都大学,也是那么不疾不徐、不卑不亢、不骄不躁。只要在京大呆上几天,就一定会发出这样的感慨:这才是“亚洲第一”的大学该有的样子啊!

  当然,我决不是想否认中国大学的巨大进步,前面三十年的“狂飙突进”是必要的,也是必然的。未来中国的大学还要快速发展,发展仍然是“第一要务”,是“最大的政治”。但当我们已经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之后,心态应该有所调整了。既要“蹄疾”,更要“步稳”,亚博体育ios官方下载省人事考试局,少盯着那些排名看,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我们还要往前冲,但这个“冲”的目的,不再主要是“追逐”,而是要为中国、为中国的人民来办好大学。

  让步子稳一点,可以给老师们营造一个静心治学、全心育人的宽松氛围。原日本教育学会会长大田尧先生讲过这样一个故事,他在农村的一位朋友给他剖开一个苹果,指着苹果核中的种子说,每颗种子里都有自己的“设计图”,我们的工作是培土、施肥、浇水,使这颗种子能按照自己的“设计图”发展,这样的苹果才能成为一个优质的苹果,才能更香更甜。大田尧先生讲的这个道理,正适合于大学的发展,教育不能急于求成,而是要遵循规律、顺其自然,让老师、学生能够充分发展自己的天性、天赋。

  据京都大学的同仁介绍,京都大学很少进行各类评估,建校以来,似乎仅有过三次,而且都是请老师们进行自我评价,没有任何强制性。长期在京都大学任教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本庶佑教授曾总结,这里没有教务督导,教授不拘一格,自由教学和科研,极少有课题结项的压力或时间限制,亚博体育ios官方下载迎宾馆,这是自己最终成功的重要原因。